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军事

绝品神医 第594章 厚脸皮的傅家公子哥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4:21

绝品神医 第594章 厚脸皮的傅家公子哥

几个小时的车程,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好远的时间了。漆雕家的姐妹俩顾不得吃午饭,随即开始打扫卫生。在回来的路上姐妹俩已经商量过了,她们要和凌霄谈的事情不能去凌霄家里去谈——那不等于是白送上门吗?

女人的矜持还是必须要的。

所以,她们打算把凌霄叫到家里来吃一顿晚饭,然后再谈谈那件让她们害羞的事情。

“姐,我发现了一张纸条。”负责打扫书房的漆雕小蛮跑了出来,手里还真的拿着一张纸条。

“谁留下的?”漆雕秀影嘟囔道:“恐怕是半年多前留下的吧,大惊小怪的,你想偷懒就直说,找什么借口呢?”

漆雕小蛮不满地瞪了漆雕秀影一眼,“我才没有偷懒呢,这张纸条是凌霄留下的,他从810基地出来之后来过我们家。”

“他……来过我们家?”漆雕秀影顿时愣了一下。

“这张纸条就是他留下的,他知道我们家的备用钥匙放在哪,他来我们家一点都不奇怪嘛。”漆雕小蛮说。

“上面写了什么?快给我看看。”漆雕秀影跟着就凑了上去。

“哼!你刚才还说我偷懒呢,我不给你看,我也不告诉你上面写了什么。”漆雕小蛮将纸条高高地举了起来。

“小蛮,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给姐看看。”漆雕秀影很心急。

漆雕小蛮这才将凌霄留下的那张纸条交给漆雕秀影看。

“他让我们联系他,原来他早就预料到我们会被赶出810基地了。”漆雕秀影叹了一口气,随即又说道:“嗯,我现在就给他打,反正我们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我都给他打了,他说很快就会过来。”漆雕小蛮说。

“你……你都给他打了呀?”

“嗯,你也可以再给他打一个嘛。”

“不不,我就不打了,我去做饭去了。”漆雕秀影有些慌张地往厨房走去,也不知道她在慌张什么。

漆雕小蛮叹了一口气,“哎,真是头疼啊……干脆把那凌霄那家伙阉了得了,谁得不用争不用让了。”

漆雕秀影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洗菜淘米,为晚餐做准备。漆雕小蛮也忙着打扫客厅。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刚刚将客厅收拾完的漆雕秀影看着房门,心里有些奇怪,“咦,这才十多分钟,他从家里或者神女集团开车过来也没这么快吧?”

漆雕秀影也从厨房里探出了头来,“是他么?他怎么这么快啊?我的菜都还没洗好呢。”

“他当时可能在城里某个地方吧,距离这里不远,接到赶过来就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漆雕小蛮说,然后向门口走去。

“你要去开门吗?”漆雕秀影莫名紧张了起来。

漆雕小蛮耸了一下肩,“当然,人家还在门外等着呢。”

“我们连妆都还没来得及化呢,都怪你,那么早给他打干什么呀?”

“哎呀,你真是麻烦,我们这样的美若天仙的女人还需要化妆吗?炒你的菜去!”漆雕小蛮已经走到了门口,她伸手抓住了门把。

漆雕秀影慌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围裙,还有一缕凌乱的秀发。这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却关乎一个很浪漫的逻辑——女为悦己者容。

房门打开,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几乎同时看见了一束鲜花。

漆雕小蛮微微愣了一下,俏脸也微微发烫,心里暗暗喜欢但追上却是不饶人地道:“你就买了一束花吗?那你打算送给谁呢?”

“当然是送给秀影了,不过小蛮,我也有礼物带给你。”挡在面前的鲜花移开,露出的却不是凌霄那张帅气而阳光的脸庞,而是傅伟业的脸。

傅伟业也很帅气,但横看竖看都没有一丝讨人喜欢的气息。

“怎么是你呢?”漆雕小蛮的欢喜气息顿时没有了,一张俏脸也拉了下来。

“我听说你们回来了,所以立刻就赶过来了。”傅伟业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说话的时候侧首往屋里张望,一下就看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漆雕秀影。

漆雕秀影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

毫无疑问,傅伟业成了一个不受姐妹俩任何一个人欢迎的人物。不过他的脸皮也够厚,也不等漆雕小蛮请他进门,他自己就走进了客厅,一边笑着说道:“你们在打扫卫生啊?我来帮忙吧。”

“不用,我们已经打扫完了。”漆雕小蛮没好气地道。

“秀影,你在做饭吗?我来帮你。”傅伟业又说道,脚下也不含糊,跟着就走了过去。

“伟业,你……”漆雕秀影欲言又止,她求助地看了漆雕小蛮一眼,漆雕小蛮却瞪了她一眼。

这一刹那间,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其实都想赶走傅伟业,可是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她们的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

“傅伟业喜欢我姐,如果……”漆雕小蛮不敢往下想了,心中也一片羞愧。

“我们漆雕家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正需要傅伟业这样的人帮助一把啊,就这么把人家赶走,那太失礼了。”这是漆雕秀影心中的想法,纠结得很。

“秀影,需要我做什么?淘米还是洗菜?”傅伟业讨好地道。

以前漆雕秀影还是平胸的时候他就着迷得很,现在漆雕秀影的胸奇迹般地拔升到了D罩杯这个级别,他就更着迷了。

“菜我都洗好了,米也淘好了,你去客厅坐一会儿吧。”漆雕秀影说。

“嗯,好,我去坐一会儿,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傅伟业又往客厅走去,他并不是真心想帮漆雕秀影做饭。他这种身份的公子哥,天然气灶怎么打火都不知道,做什么饭呢?吃饭还差不多。

漆雕小蛮转身去关门,却看见院子里站着好几个身材魁伟的保镖。

“傅伟业,你还带着保镖啊?”漆雕小蛮皱起了眉头。

“嗯,不管他们,他们不会影响我们。”傅伟业说。

漆雕小蛮说道:“那我开着门。”

“为什么?”傅伟业好奇地道。

漆雕小蛮说道:“凌霄要来,我们请他吃顿晚饭。”

这句话已经很含蓄地表达了她的意思:我们请的是凌霄,不是你。

正常的情况下,脸皮薄的人恐怕立刻就走了,但傅伟业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他尴尬地笑了笑,“没事,没事,我就当你们也请了我。”

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对视了一眼,都无语了。人家这样说,她们总不能再赶人走了吧?

傅伟业脸上的笑容却很快消失了,眼眸里也闪过一抹恨意,这一抹恨意里面有针对凌霄的部分,也有针对漆雕家姐妹的部分。不过他隐藏得很好,眨眼间就恢复正常了。他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的方向,等待着凌霄的出现。

傅伟业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那次在十里坡发生的事情。

“姐,我帮你做饭。”漆雕小蛮可不想与傅伟业待在一起,她走进了厨房。

漆雕秀影也转身进了厨房,小声地道:“他怎么来了?”

“还不是为了你来的。”漆雕小蛮的声音也很小。

“我不喜欢他,如果不是因为我家现在这种情况,我都要赶他走了。”漆雕秀影说。

“哎,我那样说他都不走,脸皮厚得很,他那种人是你想赶走就能赶走的吗?”漆雕小蛮皱着秀眉,一副头疼的样子。

“凌霄来了怎么办呀?”

“我怎么知道啊?”

姐妹俩在厨房里嘀嘀咕咕,一边炒菜做饭。

十多分钟后,捧着两束鲜花的凌霄出现在了栅栏门口。他老远就看见站在院子里的几个牛高马大的保镖,他心里也在猜测是谁的保镖,可是没猜着。

“站住,你干什么的?”傅伟业的一个保镖挡住了凌霄的路。

“我干什么需要告诉你吗?”凌霄也半点都不客气,“你谁呢?”

“走开,不然——”拦路的保镖充满威胁的意味。他轻轻地招了一下手,另外几个保镖很默契地围了上来。

凌霄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可不想在这里打架,但对方这样蛮横,没准几秒钟后地上就得躺几个人了——那样的话,他在漆雕家姐妹俩心中的形象会不会贴上暴力的标签呢?

凌霄心中有顾忌,傅伟业的保镖却没有半点顾忌。他们就像是河里的螃蟹,横着走走惯了,哪里会容忍凌霄的挑衅?一个保镖伸手就推了凌霄一掌,还恶狠狠地道:“滚!听见没有?滚!”

凌霄让开了一步,这倒不是他怕这几个保镖,而是担心对方把他买的两束鲜花给碰坏了。他将两束鲜花腾挪到了一只手上,然后说道:“给你们一次机会,让路,不然就躺着。”

几个保镖顿时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一个保镖忽然一拳轰向了凌霄的面门。

凌霄一把抓住他的拳头,顺势一扯一送,那个保镖顿时飞过了栅栏,狠狠地摔在了院子外面的马路上。

几个保镖顿时被骇住了,他们的同伴是什么身手他们非常清楚,退役的特种兵再不济也不至于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摔出几米远吧?可凌霄不仅做到了,而且还是一只手!

这时傅伟业忽然出现在了门口,面带笑容,“呵呵,原来是凌医生啊,你们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还不快给凌医生让开路!”

几个保镖立刻就让开了路。

傅伟业其实一早就听见外面的吵闹声了,他也看见凌霄被他的几个保镖堵在院门口,可他就是迟迟不现身。他的心里还希望他的几个保镖能将凌霄赶走,可这个想法显然不现实。

凌霄看着站在门口的傅伟业,感到有些意外。他应该能猜到是傅伟业的,可是那几个保镖打断了他的思路。

傅伟业与秦天瑞认识,漆雕秀影从810基地里出来,秦天瑞肯定会给傅伟业透露一点风声,那么傅伟业如此及时地处在在这里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怎么?不记得我了吗?”凌霄的沉默让傅伟业感到有些尴尬。

太原市妇幼保健院
上海455医院
赤峰治癫痫病医院
杭州治疗阳痿方法
台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