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军事

老兵老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6:35

老付其实并不老。  入伍那年,老付刚满18岁。但是,老付长的瘦瘦小小,黎黑色的猴脸上全是褶子,于是,打新兵连开始,大名付长林的老付,便多了个外号,叫“付老头儿”。熟悉他的战友,都叫他“老头儿”,稍微不那么熟悉的,便叫他老付。  新兵时,无论是叫他大名付长林,还是叫他的外号付老头儿,他都会憨憨地答声:“到!”很瓮声瓮气的样子。后来,成了老兵,叫大名付长林时,还答声“到”,如果叫老付或者付老头儿,“到”便改成了“啊?!”。    老付是辽宁人,农村孩子,很是能吃苦。训练也总是闷不出声地流大汗。下到老兵班,正赶上师里军事素质大比武。老付便代表连队的新兵去参加了比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长着一张猴脸的瘦瘦小小的付老头儿竟然一鸣惊人,身手不凡,在全师的军事素质比武考核中,拿到“百名武状元”的第十七名的头衔!  这一家伙,立马可不得了了。要知道,老付所在的师是号称“天下师”的东北机械化师,是中国组建的只机械化装甲部队,战功赫赫。实力历来是沈阳军区里占着前几把交椅的。而且,这个师是全训师,全师官兵的军事素质都不一般。而能去参加比武考核的更都是精英里的精英!谁也没想到这个让人瞧着不起眼的“付老头儿”竟然能拿回第十七名武状元的名次啊!  于是,一个团嘉奖的喜报在短的时间内,被发回到老付的家中。  连长和指导员都笑的咧开了嘴。因为,不但老付拿了第十七,连里的其他老兵也都不甘人后,前十名里拿了四个,前二十名里,加上老付,总共拿了十一个!这样的成绩,能忍住不笑的,怕是没几个!    老付便这样一战成名了。当年秋天,便当上了班副。  连里原本是想让老付在第二年带新兵的,可是,新兵入伍时,安排老付去做新兵班长,老付却说什么也不肯,黑黑瘦瘦的猴子脸憋的通红,任谁说,都摇脑袋。问他为什么,他又吭哧瘪肚地说不出个囫囵话来。,指导员耐心地问了半天,老付才期期艾艾地道:“我不行,我不会说话!当不了班长,而且我不会教,别耽误了新兵!”  指导员和连长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老付军事素质是没的说,但是确实少言寡语的,连开个班务会都费劲,于是,这当新兵班长的事儿只好做罢。还是让老付在一个老兵班做班副。    老付倒真是个好班副。他所在的班,内务水平是“尜尜”地!全连。流动红旗基本挂在他们班上,就不再流动了。  老付开班务会时,有一绝,他经常是这样说话的:“恩,今天吧……,大家地内务都挺好地,恩……,那谁(说着,眼睛瞟着那“谁”),你的内务再加强点儿,扣细点儿;还有……,恩,那谁(说着,眼睛就转到了这个新的“谁”)身上,值日前儿,把床棱儿也得擦喽,恩……还有吧(说着,还会挠挠脑袋),恩……就这些了,没了。恩……我说完了。”  这时的老副,已经被新兵称做“付老班长”了。    第二年冬天,和老付同时拿过武状元的人,要么考军校了,要么也当了一年的班长了,再不就去学了技术,唯有老付还是个班副。  转眼间,又一茬新兵入伍了。连里觉得有点亏老付,就让老付带一个老兵班。这次老付倒没推辞,因为很多老兵都复员了,够资格带老兵的人没几个了,老付是退无可推。不过,虽然老付已经是正班长了,但是,叫起来,却还是“付班长!”  老兵们都笑着说:老付这姓不好。就算是正的,也变成了副的。  没过一个月,老付又脸红脖子粗地找到了连长,黑脑门子冒着汗地吭哧着说:“恩……,连长,恩……,这个班长我做不了!”  连长问:“你为啥就做不了呢?”  老付憋了半天,才冒出句话来:“站在队列前我说不出话!”  “咳!你呀!”连长拿这个三杠子也打不出个屁来的老付没招没落的!恨恨地道:“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呀!扶都扶不起来!不知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  老付梗了梗脖子,低下头去,半晌,嘀嘀咕咕地憋出这样一句话来:“好士兵不一定都当的了将军!”  连长一楞,被这话噎的没了音儿。半天,连长缓过劲儿,突然大笑了起来,拍着老付的肩膀说:“你小子哈,打都打不出个屁来,冷丁儿弄句嗑儿出来,还真他妈经典!”  于是,老付就又成了个班副。而老付这句经典台词,便在全连流传开来。    一天,一个新下班排的新兵,和另外一个新兵在厕所里闲扯,对自己的班长很不满意,道:“他整天地拉着个脸,训啊训的,真他妈狠!真不知道能训出个啥来。人家那个付老头不都说吗:好士兵不一定能当将军!我不想当将军,当个好士兵也没啥难的吧?你瞧付老头那样儿,我咋还不比他强啊!”  话刚说完,从厕所里面那个隔断里,站起一个人来。是老付。  老付啥也没说,看都没看那两个新兵一眼,提着裤子就走出了厕所。  那个新兵嘴里的班长,还是老付当年当班副时,班里的兵。  老付找到那个班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班长点了点头,眼里满是了然。  从此,这个新兵,便开始了在训练中被加倍折磨的日子。终于有一天,新兵忍受不了了,爆发了出来:“你们这是报复!”  班长冷冷地盯着他,淡淡地道:“你不是要学付老班长吗?我是在让你好好学!付老班长在新兵时就是全师的百名武状元之一,你呢?你这两下子有资格比他吗?想比他,想学人家说话,就得有人家那本事!你成吗?还想当个好士兵呢你?瞧你那操性样子!也配学付老班长说话?!等你练到人家那功夫,再站出来说话不迟!”顿了顿,又道:“你现在是在为你的好兵梦付出的代价!如果连这点儿都受不了的话,以后别再提好兵这两个字儿!”  新兵听了这番话,立马耷拉了脑袋。  从此,连里的新兵,望着老付的眼光中,多了些敬意和畏惧。    第三年春天,连队又代表集团军参加了沈阳军区建制连大比武。一场比武下来,连队得了个军区第三。集团军给了十五个三等功的名额。掰着指头一算,三个排长,九个班长,算上后勤和士兵代表,怎么轮,也轮不到老付!  连长和指导员都觉得很过意不去,于是找到老付,做思想工作。老付还是闷着头不言语,末了儿,冒出一句:不给功没啥,让我入个党吧!  指导员和连长笑了:“这小子,还会讲价钱呢!”  于是,老付虽然没立上功,却在即将复员时,弄了张党票儿。老付的脸上便泛起了红光。    刚上秋儿,老付回家休了假,回来后更是精神焕发,好象年轻了起来。听说,是在回家休假时,订下一房媳妇儿。老付开始美美地等着过上几个月复员回家娶老婆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那年冬天,部队因为复员人数多,而复员名额紧张,所以规定:凡是党员,一律超期服役一年!  老付听到这个消息,嘴角当时就冒出了大燎泡!脸上的光彩全无,褶子似乎更多了!他一遍遍地去找连长、指导员,甚至营长、教导员……。但是,部队的规定,是无法更改的!在一次次失望之后,老付的眼睛里冒出了绝望。  在那天送老兵离队送行宴上,老付喝的“哇、哇”暴吐,哭的一遢糊涂!  夜里,连长查铺,全连就缺老付!所有排长和班长都被叫了起来,在连部紧急开会。没有人知道老付的去向。  连长和指导员对望了一眼,想到后山那陡峭的悬崖和悬崖下那片茂密的林子,背后都冒出了冷汗。  那悬崖的高度,说高不高,说低可也不低,在悬崖下死个把人,还真难找,况且,悬崖下那片林子着实不小,这三更半夜的,就是发动全连人马去找,怕是一时半会儿也难寻得到尸首。    在焦虑中,天很快亮了。全连集合出早操。点名时,竟然是全连满勤!  连长诧异地转到老付所在的那个班,发现老付耷拉着脑袋站在队伍的。连长提在嗓子眼里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长舒了口气,照着老付的后脖梗子就是一巴掌。  老付挨了巴掌,缩了缩脑袋,没言语。  出操回来,指导员把老付叫到连部,还没等张口问他,老付倒先说话了:“指导员,让我去养猪吧,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想明白了,既然留下了,就好好干。”  这番话说的满麻利,倒让指导员惊讶了好一阵子!就这样,老付在部队的第四年,是和猪一起度过的!大概是老付和猪有缘吧,说来也奇怪,自打老付养猪开始,那猪个顶个儿的膘肥体壮。还多了几窝崽子!老付的手里,也多了几本关于养猪的书。    而这一年,老付的信件开始多了起来。看信封上那娟秀的字迹,不用猜,也知道应该是那个订下了的媳妇写给他的。  每到通讯员发信的时候,老付都会伸长了脖子远远的望着,若是有他的信件,只要通讯员一声吆喝,保证他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时间奔过来将信攥在手里。若是没有,则一脸沮丧,嗒然若失地垂着脑袋走回猪圈旁。  后来,通讯员和文书有时会开一下老付的玩笑。到发信时,高喊一声:“老付!你的信…………”  等老付奔过来,再拉长声音地接上:“……没来!”  于是,老付便会一脸羞恼、蹦着高儿地满操场追着文书或者通讯员打!  大家便也跟着一场哄笑。    转眼到了初秋。连里又下来几个立功名额。连务会开下来,大家都觉得,老付这样的人,没个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老付在超期限服役的那年秋天,挂上了三等功的军功章!  军功章发到老付手里那天,老付正好收到了一封装着照片的情书。老付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捧着军功章,笑得眯起了眼睛。直到脱下军装那天,他的嘴,都没有合上过。 共 36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