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金融

神谕 第二十四章 我给你,你给我银两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5:25

神谕 第二十四章 我给你,你给我银两

当太阳西下,天边满是一片鲜艳霞光,整个古城宛若披上蝉翼般的金纱,美艳动人。

徐缺与周林已然坐在客栈二楼,吃着小菜,喝着茶,两人看着这别有惬意的景色,有种特别的闲暇。

“这杯茶,让我想起一位……朋友,应该算是朋友了。”徐缺摸着茶杯,淡淡说了一句,眉宇间满是惆怅与沧桑。

周林望了过来,顿时一阵无言,不就是喝一杯茶嘛,这家伙怎么搞得跟喝酒似的?

“唉,让我们一起敬他一杯。”徐缺说着,将茶杯往地上横着一倒,茶水顿时呈一条直线洒在地板上。

周林看得愕然,问道:“徐兄,你年纪轻轻,竟有朋友去世了?”

“当然没有,周兄怎可以出言咒我那位朋友?”徐缺顿时吃惊道。

“咳咳……在下没那意思,误会了。”周林险些没被噎个岔气,徐缺适才那手势分明就是在祭奠已故之人时才做的,现在他可算弄明白了,自己眼前这个徐缺,根本就不能用正常的眼光与思想去对待。

两人又沉默了,低头默默吃起桌上的菜肴,几口小菜下肚,便又一杯茶饮下,虽不能与酒比拟,但也算别有一番滋味。

用完膳后,周林起身准备回自己厢房休息,但徐缺抬头看了一眼渐渐变黑的天色,便说道:“周兄留步,何不再多等片刻,一起静候山林里的动静。”

“行了徐兄,动静便是漫山遍野的虎兽惨叫声,他们既然要夺虎牙,便定会对虎兽下死手,只希望明日我们二人赶往时,还有活的虎兽让我们捕捉。唉,若非担忧你浪费我一颗化生石,此刻我估计早满载而归。”周林神情低落的摇了摇头,对徐缺所说的动静并不感兴趣。

徐缺则淡淡一笑,说道:“周兄无需如此,不就是一颗化生石嘛,回去后定然归还与你,只是不知道周兄对此次的梦境名有没有兴趣?”

周林一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微微摇头,坐了下来,脸上掠过一抹自嘲般的笑意,说道:“?当然,丁字堂里,试问何人不想拿?除了奖励之外,给我们动力的,不外乎就是这个称号。你莫要看每个人都很普通,实际所有人都是心高气傲,自命不凡,纵使有的人看上去很友善,可谁也不能保证他不是在隐忍。”

“你一句话是在说我?”徐缺问道。

周林当即就摇头了,斩钉截铁道:“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包括我,我也是在隐忍。”

“唉

,示意周林认真一点。

周林连头都懒得抬起来了,敷衍道:“徐兄你说便是了,我听着。”

徐缺也未多在意,目光一直在注视古城远处的山林,见到一片片绿林渐渐开始涌动,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这是一种运筹帷幄的自信。

他淡淡说道:“周兄,倘若此次我让你拿,你愿意吗?”

周林身子一震,猛然抬起头来,神情严肃道:“徐兄,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

“周兄不信?”徐缺淡笑着问道。

“徐兄莫要再开玩笑,今日你说的胡话已经足够多了,在下觉得有些累,确实想歇息了。”周林正色道,说完也再次起身准备离开。

啪!

徐缺突然将手中的木筷重重拍在桌上,目光直视周林,认真道:“我从不说胡话,周兄且听完再走也不迟。其实很简单,此次我让你得,那枚奖励的化生石便当是我还你的,你需要付出的,便是将身上所有的银两交出来。”

“……”

听到徐缺的话,周林直接愣住了,站在原地沉默了半响,终才难以置信道:“徐兄,你……你想打劫我?”

“这是公平交换,我给你,你给我银两,你得了声望,而我得了钱财,是双方都有好处的交换,你得如何?”徐缺摆了摆手,解释了一番,末了还说了一句他如果是打劫的话,就不用讲这么多了。

周林翻了翻白眼,无言道:“也就是说,我用身上的银两,换回一个名的虚名?”

“怎会是虚名了,不是还有一枚化生石做奖励吗?”

“那是你欠我的。”周林顿时急了,干瞪着眼睛,生怕徐缺突然不认账。

徐缺则摆了摆手,说道:“周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先说说名的事,不是才说这名次对你很重要么?”

“……那徐兄倒是说说,如何帮我夺这个?倘若真能夺到,莫要说现在身上的所有银两,哪怕回到海市蜃楼,再多给你十倍又何妨?”

周林冷笑起来,他自然是不可能相信徐缺真能助他夺得名次,丁字堂在黄天楼里虽然排名末尾,可他们年纪也是普遍小的,且当中并不缺乏佼佼者。此次任务对于丁字堂来说,完全就是一个争分夺秒的比赛,拼的就是时间与速度,谁若动身慢了,就等同于自动放弃这名的争夺。

周林慢了一步,所以他已是做好心理准备,悠闲的跟徐缺在此处喝茶聊天,可现在徐缺突然间再提及名次,反令周林有些不甘与烦躁,只想随便说点话来摆脱徐缺的纠缠,于是他夸下了十倍银两这个海口。

但这落在徐缺耳中,自然是成了福音,当即开怀大喜道:“好,果然没交错周兄这个朋友。”

周林见他笑得这么开心,自己脸上的冷笑也愈浓了,说道:“徐兄,那就这样吧,今夜你好好思索如何帮我夺这个,我先去歇息了。”

“好,周兄好好休息。”徐缺拱手,热情道别。

周林也微微拱手,旋即转身往自己厢房位置而去,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同情的笑意,已然是将徐缺当做了傻子。

徐缺坐回桌前,目送周林离去,嘴角微微扬起,自语了一句:“这周林还真是人傻钱多,一开口就十倍银两,这次赚大了!”

而这个时候,夜色已经撩人,徐缺并不能嗅到自己身上有何气息,只是城池百里之外的山林里,似乎就没有这般平静了。

阵阵兽群的叫吼声四起,一片片草木摇曳,尘土飞扬,弥漫整个山头,并不是起了大风,而是满山兽群疯了,正集体奔袭,见人就咬。

徐缺相隔很远,却仿佛已然听见了动静,望向山林的双眸,在夜色间显得异常的妖异与深邃,他脸上的笑意在这一刻也渐渐变得愈发浓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