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法律

我是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7:14

毅走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那里会是什么样,但我很想去,可是我不会飞,我不知道如何能找到他。    在我被冷落的日子,毅是没有远离我的人,为了我,他的胳膊曾被打伤,为了我,他的朋友都疏远了他,因为大家都说我身上有一种怨气,会给人带来恶运。因为我的两个手心生来就带有一团像是记着咒语的红环。    在我难过的时候,毅总是呼唤着我的名字,让我感觉到我没有被抛弃。一直以来,我就认定毅是我的快乐。记得毅曾经说:“玉儿,你真的好轻好轻,仿佛整个的你只是一滴泪的重量。”我一直记得这句话,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注定了我一生的悲剧结局。    我依恋毅,他可以常来看我,我却不能去看他。我手心里的红环,锁住了我的自由。毅告诉我他要去远方深造的那个晚上,我哭得歇斯底里,我狠命地把双手往墙上拍打,我想脱掉这一对阻隔了我的幸福的环。毅无法控制几近疯狂的我,就也跟着砸墙,直到累得再也动不了,双手都是血,我依旧未能摆脱红环的控制。“玉儿,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不然我会不放心的。”毅托着我,就象托着一缕风,我在他的手掌梨花带雨。我知道我依然只是一滴泪的重量。而此时的我却再也没有被宠爱的感觉,他的表情让我心痛极了,我知道从此再也没有人可以常常呼唤我的名字,可以感受泪水的体重了。望着毅忧郁的眼神,我根本没有思考和选择的余地。“毅,相信我,我会去看你的,我一定会飞到你身边去看你的,不管有多远。”    毅走了,我的孤单成倍增长。虽然我是个孤儿,但因为有毅的陪伴我从未感觉到孤独过。可是毅有自己的人生,他不可能就这样一直守在这里陪我到老,去看他,是我坚持下去的信念。可是我要自由就必须取掉手心中的红环。而我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将这一切化解掉,因为这是与我血脉相连的一部分呀。    这个下午,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排遣因对毅的思念而生出的寂寞,就一个人在路上边走边吹着空中的落叶。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片心型的紫叶子突然在我面前化成了一缕紫烟,然后还原成一个女巫。她冷冷地看着我,让我有些心发颤。“玉儿。”“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呵呵,这个你不必问。”女巫地冷笑更让我有些胆战心惊。“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取掉手心里的红环就够了。”“是呀。”我没有继续问她为什么能掌握我的心事,因为我知道她是不会给我答案的。“那好,你跟我来。”女巫手摆了一下,我就莫名其妙地跟着她走了,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是在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只感觉光线很暗。女巫说:“你只要用你的双手,把这个人的眼睛挖下来,你就自由了。”我没有看清黑暗处躺着的是谁?更没有伸出我的手,仅仅只是听了女巫的话就把我吓得直往后退。女巫看我有些犹豫就说:“如果你想永远也见不到毅,你就走吧。”我的心再一次被惊醒,我要见毅,可我也不要去害人,我该怎么办呀?我哭着蹲下来缩成一团。紫衣女巫有些不耐烦了。“哭什么哭,哭有用吗?”我呆呆地望着面无表情的女巫,不知如何回答。女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对我说“不害人也行,但是你的双臂要被完全砍掉。”我愣了一下,伸出自己的两条手臂左看右看,开始发抖。“毅呀,毅,你还好吗?我就要去看你了……”我喃喃自语着,然后展开双臂很坚定地走向女巫。我看见女巫眼中有一丝不易被查觉到的东西闪过,接着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我就像被一阵巨大的力量裹着飘了起来,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想看看手心里的红环还在不在时,才猛然想起我的手,我的手早已不再属于我。我想哭却没有了泪,我真的飞起来了,我自由了,原来我真的是一缕风,很轻很轻。    一想到就可以见到毅了,所有的疼痛就像不曾经历过一样,我开始到处乱撞,吹落了许多树叶,也吹起了层层水波,可是我的毅呢?毅在哪里呢?茫然之际,我低头竟然在水中看不到我的影子,是啊,风怎么会有影子呢?可是同时我又知道我根本没有时间难过,我要去找毅!    不知道过了多少草原多少山,也不知道过了几片海几片沙漠,我感觉到自己彻底累了,于是就靠在一棵树旁休息。谁知,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却听见有脚步声向我靠近,而且有说有笑。我睁开疲惫的眼睛,怔了:“毅?!”虽然毅有些变了,更高了,也更成熟了,我还是脱口就说出了他的名字。毅“嗯”了一声,他身边的女孩儿说:“你在跟谁说话呢?”“不是你叫我吗?”“我没有叫你呀?”毅笑了一下:“那可能是我听错了。”说完就把一块巧克力塞到女孩儿的嘴里。我这时才注意看了一下女孩儿的脸,怎么会如此熟悉。感觉长得真的很像自己,可是自己现在只是一缕风呀。我感觉自己委屈极了,为什么毅这么快就爱上了别人,为什么吃到他喂的巧克力的人不是我?我好想把那女孩儿推开,去牵毅的手呀,可是我已没有了双手。我喊着毅的名字失声痛哭起来。这时女孩儿也听到了我的声音,“谁在哭?”“玉儿?”毅好象听出了我的声音,开始左右寻找,可是他看不到我,我在树梢。毅用双手拍打着树干。“会是幻觉吗?玉儿,玉儿……”“毅,你怎么了?怎么了?”女孩儿劝着他。只见毅木木地靠在树干上,轻轻地搂着女孩儿“你不是很轻很轻,你不是只有一滴泪的重量,你不是很轻很轻……”女孩儿在毅怀里莫名其妙,她把手在毅眼前摇了摇:“毅,毅,你不是疯了吧?”这时毅突然抓住女孩儿的手左看右看“红环呢?红环呢?呵呵呵呵,红环没有了,你自由了,你可以飞了。”说完把女孩推开,伸展着双臂跑起来,“玉儿,玉儿,你要来看我了,要来看我了。”没想到毅会这样,更没想到毅会一直念着我。就在毅就要被拌倒的一瞬间,我用身体扶了一下他,没想到就这一扶,我竟然又变回了人形。毅突然抱住了我,而我却没有手臂去拥抱他,只是流了一滴泪,“玉儿,真的是你呀,只有一滴泪的重量。”就在毅陶醉的时候,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毅和那个女孩儿推到了一起,然后自己化成一缕风永远地走了。    我的魂,附在了那个女孩儿的身上。 共 24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多采用什么方案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