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网络

中国好声音能唱多远选秀歌手为何昙花一现

发布时间:2019-06-08 22:17:27
宝宝咳的厉害怎么办
宝宝咳的厉害怎么办
宝宝咳的厉害怎么办

《中国好声音》舞台

日前,第三季《中国好声音》总决赛之夜广告招标会在杭州举行。某化妆品品牌以1070万元的天价创下了堪称中国电视史上贵的单条广告产生前的一分钟广告。

《中国好声音》开办三季,每一季决赛的广告位都可谓中国好时段,刷新着国内真人秀节目的决赛吸金纪录。好声音模式能否一直走下去?以好声音为代表的一众音乐选秀节目和藉此涌现的大批选秀歌手,又能走多远?中国青年报就此采访了业界人士。

好声音模式会衰退吗

《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告诉中国青年报:过去的音乐类选秀节目,并不是纯粹的选音乐,而更多地考虑选手形象、偶像魅力等,只不过表演方式是演唱。好声音的核心优势,在于对音乐的追求每一季都有能让人记住的声音。

据悉,好声音原版节目《The Voice》诞生于荷兰,在总人口不过1650万的荷兰吸引了300万观众。调查研究机构的数据表明,好声音模式已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取得高收视率。

尽管原版模式已很成功,陆伟透露,浙江卫视在引进好声音时,还是加入了明显的本土化元素。如,强调导师与学员的情感沟通。第二季中,海外模式方强烈建议《中国好声音》使用曾在海外版中获得巨大成功的偷人模式,即,别的导师淘汰的学员可以收为己用。但我们后来放弃了。因为,这与东方的师生文化传承相冲突。

在陆伟看来,《中国好声音》有几大优势。首先是硬件保证。我们的音响设备、音响团队都是世界的,伴奏乐队也是的。第二,形式有设计感。通过设置每一季的不同主题,形成对受众的吸引、培养。

季主题比较宽泛,就是唱出你心中的歌。第二季做了大胆尝试,主题是小众化音乐,如,《夜空中亮的星》。第三季主题是向经典致敬,力推了大量中国乐坛金曲,不乏粤语歌曲。

陆伟坦言,好声音模式的力量在衰退。观众看到一个新鲜模式,会觉得特别好看。但看到第二遍、第三遍,肯定会逐渐冷淡;加上还有很多模仿者,该形式难免流于浮泛。但模式衰退并不是致命的。他以选秀节目《美国偶像》举例,办了十几年,依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中国人民大学学院硕士生导师常江认为,一个电视节目的生命力,是形态、内容和制作水准三者结合的产物。《中国好声音》区别于其他同类节目的主要特征,在于其兼顾三者。我认为,自2012年开始的模式引进风潮正在逐渐冷却,留下的是以内容为本所坚持的精良制作。而那些以为买了模式就能狠捞一笔钱的制作方,恐怕要渐渐被淘汰了。

选秀歌手为何昙花一现

熟悉《中国好声音》的观众都知道,这个舞台上曾出现过不少比惨博同情的话题王。一度有揶揄之声指出:穷病丑成了选手在《中国好声音》的上位模式。然而到了第三季,观众发现,比惨的声音难觅了,节目本身的话题也少了,导师的关注度反而逐渐上升。

在常江看来,话题少可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导师风头强劲是题中之意,他们本身就是明星,也是贯串节目的骨架和线索。强化导师、弱化选手话题,是符合正常传播规律的,也是避免节目出现低俗倾向的一种策略。

但陆伟坚称:我们不认为这三季对学员情感的表达有任何变化。因为所有的音乐都必须是有情感的。我们希望能激发观众的情感共鸣,把歌手当成知己。但这种真实的情感表达,正被粗暴复制在其他一些娱乐节目中,选手的才艺比拼本身已不重要,故事被误认为一个可以吸引观众的点。这使中国观众迅速麻木,不再被电视上的真诚表达打动,反而产生怀疑。

我们不得不努力使节目远离怀疑。陆伟承认,选手要小心翼翼地在歌声中去表达情感。

青年作曲家于洋曾先后供职于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中国好声音》是他关注多的一档音乐选秀节目。于洋感受就是,参加节目的年轻歌手们太厉害了。他说:选手们的声音条件、演唱技巧、整体素质都很强,爵士、摇滚各种曲风随意切换把握,观众的确服气。

但于洋也认为,选秀歌手的普遍厉害,或许恰恰造成了他们普遍的昙花一现。他说:选秀节目一季一季的周期摆在那儿,歌手一波一波滚滚来。作为个体的选秀歌手,迅速过气很正常。

上海旷音文化艺术公司音乐总监李汉颖,是音乐制作人和作曲家,曾创作过《真的好想你》、《牵挂你的人是我》等脍炙人口的歌曲。在她看来,选秀歌手昙花一现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选秀平台即电视台的收视率诉求,与歌手希望得到长线包装、培养、宣传的诉求不一致。

李汉颖说:电视台要的就是收视率,它只负责搭建平台,并没有专门的团队为选秀歌手进行后续的宣传和打造,这本无可厚非。但另一方面,国内普遍的情况是,电视台也不愿意放弃这些选秀歌手资源,会与其签约,不签约者在选秀路上也很难走远。签约之后,选秀歌手往往就陷入了各种商演之中,电视台没能力、没精力为每个选秀歌手量身打造适合其声线、气质的音乐之路。

李汉颖认为,电视台应该与有能力的音乐制作公司合作。首季《中国好声音》学员、后成功签约梦响强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吴莫愁,就是一个成功案例。吴莫愁能坚持到现在,在音乐和广告代言等方面都一直有进展,背后的团队打造功不可没。李代沫本来走的也是这条路,可惜他自己不争气。

李汉颖直言,吴莫愁只是一个孤例。绝大多数《中国好声音》等音乐选秀节目歌手的舞台生命都很短暂。很多选秀歌手很幼稚、也很急功近利。说起自己的参赛原因,张口就是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以为导师一转身,一家人就能成名暴富过上好日子,想得太简单了。

蓬勃的音乐产业将催生更多成功选秀

陆伟认为,《中国好声音》要想长盛不衰,选秀歌手要想延长艺术生命,根源在于中国音乐产业要蓬勃起来。全世界的音乐选秀节目,都是为音乐产业输送新人的途径。反之,音乐产业需要新人,会推动选秀节目的发展。陆伟说,在中国,当年火极一时的的《超级女声》诞生7年后,才出现《中国好声音》,之间没有其他音乐选秀节目,为什么?因为音乐市场疲软,几乎找不到发展空间。

于洋告诉中国青年报,选秀节目中歌手以翻唱老歌为主,也是音乐市场疲软的表现之一。当下中国音乐界原创匮乏是共识。尤其是21世纪以来,随着整个流行音乐市场的不景气,搞配器、编曲的创作人才纷纷转行。这从歌手的产量、质量上也能看出来出唱片的人越来越少了;真正踏下心来做原创专辑的人少了。

不过,翻唱老歌也未尝没有裨益。于洋说:新旧艺术风格的融合能带给我们新的艺术感受。如,我在进行音乐创作时,也会向古典音乐借力,这与老歌新唱是同样的道理。这种观点也为李汉颖所认同:原创是必须的,不然10年后我们拿什么经典来翻唱呢。但与此同时,老歌新唱也可以把一首老歌改编出强烈的时代感。

陆伟对《中国好声音》中老歌新唱的处理引以为豪:什么样的人能成为好声音的学员?一、唱得比原唱好;二、和原唱唱的完全不一样,别有新意;三、唱这首歌投入的情感能感染到人。这三个标准至少符合一条。然后根据学员特点和意愿定歌,多的选了十几遍才终定下来一首歌。

陆伟说:恒大收购了多家唱片公司,阿里收购了虾米和天天动听,这会给整个音乐产业带来重要的支撑点。此外,国内几大音乐站都在酝酿音乐的付费下载。其实国外的音乐下载都是收费的,如,英国《好声音》的所有歌曲放在苹果商店下载,一首约0.99英镑,这笔收入几乎就能覆盖整档节目的制作费用。

但李汉颖指出,通过音乐付费下载激发音乐产业生机的前提,是要切实落实对音乐创作人的著作权及版权保护。现实是,创作者的权益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实现音乐付费下载,获利者也只是某些站和运营商,而非创作者。

尽管如此,陆伟仍相信,《中国好声音》还能走得更远,因为我们遇到了中国音乐产业非常重要的拐点,整个产业在慢慢复苏。

南通市海洋与渔业局到我厅调研海洋预报减灾工作

运动护具十大品牌 运动护具什么牌子好

30省GDP总额超全国三万亿 广东江苏山东位居前三

南通市海洋与渔业局到我厅调研海洋预报减灾工作
运动护具十大品牌 运动护具什么牌子好
30省GDP总额超全国三万亿 广东江苏山东位居前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