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信息港 > 旅游

海蓝小说风啸野三河峡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8:13

风啸野三河峡谷    风,一个劲的刮着。有阳光的照耀也感觉不到冷。  我陪同爸爸去看野三河风景区,没有想到野三河建设得这样好。爸爸万分感叹:“没想到当年这里是荒野之地,今天开发建设成为风景区。”  半个世纪前,我爸爸风华正茂的时候,分配到了野三河小学。侯校长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欢迎新老师,请问怎么称呼?”  我爸爸说:“姓谭名得甫。”  “老师们,都出来迎接一下新老师,这是新来的谭老师。”侯校长热情招呼大家。其实一共出来四个老师,一个男老师三个女老师。  “来,这是赵老师。”侯校长指着男老师说,然后又一一介绍三个女老师,这是钱老师、孙老师、李老师。  晚上到办公室开欢迎会。侯校长安排了晚上的活动,又给我爸爸---新来的谭老师指定了住宿的地方。  吃了晚饭以后,老师们都到了。侯校长说:“谭老师来了,我们学校增加了新鲜力量,这才一起有了六个老师了,现在就我和谭老师两人是公办教师,其他几位还是民办老师,还有一名炊事员是临时工。我们今天热烈欢迎师范毕业的谭老师的到来,下面每个人表演一个节目。”  赵老师说:“侯校长又要将我的军了,我一不会唱歌二不会跳舞,我就学一学猫儿叫,喵——喵——”赵老师自告奋勇开了头,三个女老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钱老师说:“我们三个女老师一起唱个歌,好不好?”  “好!”我爸爸---新来的谭老师马上鼓掌欢迎。  “公社是个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连着瓜,藤儿越肥瓜越大,藤儿越肥瓜越大。啊……”  大家合着节拍,拍着手。  女老师歌声唱完,侯校长即兴表演了快板:“哎,哎,唱得好来,学得也像,我来说一段快板,接着就是新老师上,新老师你快上,看你是说来还是唱。”  谭老师合着快板的韵说:“我不会说来不会唱,我把口琴吹一段。”  在欢迎声中,谭老师的口琴响起了优美的旋律,那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我爸爸谭老师来到学校,给学校带来了新的活力,他除了教语文,还教体育、音乐。全面发挥了他的才能。同时,钱老师也闯进了我爸爸的心里。后来因为侯校长心里有钱老师,多次请人说媒,钱老师没有同意,这谭老师刚来学校就与钱老师好上了。侯校长心里当然不高兴,后来钱老师成为我妈妈,再后来,侯校长准备培养我爸爸入党的,结果把我爸爸“培养”成为右派份子。  从那以后,我爸爸谭老师学会了喝酒,开始酒量很小。回来越喝越多。  1978年我爸爸谭老师的右派份子揭帽了,平反了。恢复工作了。爸爸的酒量更大了。几个老朋友老师来了,他们一起扯酒皮,喝酒的主要是赵老师和李老师。几杯酒下肚,他们的话匣子都打开了。话题主要是当年在小学的事。我爸爸谭老师无所顾忌地说:“我是吃了侯校长的亏,他是负责教育上的反右运动的。我只是善意地提了几点意见,他给我上纲上线,硬给我戴上右派帽子。21年了,我一直像反革命一样被管制着……”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用手抹了一下眼角。赵老师这时才说了真实的话:“你哪里是提了几点意见喽,你是不该娶一个他想娶的人做了老婆。”  这时大家注意到谭老师的苍老。我爸爸谭老师说:“哎,我们都老了。要好好培养下一代。你看看那个侯校长虽然升官了,但是也没有好下场嘛,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不是区革命委员会常委吗,他去一个女老师家里过夜,半夜时候,女老师的丈夫回来看见了,侯校长被别人打了,至今说话含糊不清,成天喝酒连什么是酒什么是水都分不清了。哎呀,善有善报哦,我今年路过他家还去看过他,他看见我只傻笑。不知道还认识不认识我。”    我爸爸谭老师在八十大寿时,好多学生来看他,祝贺他身体健康,安享晚年。可是近出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儿子现在在四川读大学,他爷爷嘱咐他一定要都到研究生。儿子很争气。前不久,儿子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件事很奇妙。  同桌的那个同学是四川人,他借用了我的钢笔,还给我的时候,他问我:“你是湖北哪里人?”我说:“我是湖北恩施州的人。”  四川同学说:“你们那里有个地方叫野三河的你知道吗?”  我说,我家乡就是野三河怎么不知道。  四川同学说:“那我向你打听一个人。野三河的一个叫谭得甫的人你认识吗?”  我说:“我爷爷就是谭得甫,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我在成都学校读书没有给任何人提起过我爷爷啊。他怎么知道呢?我琢磨。  四川同学说:“我是一个做特殊工作的,我昨天中午睡觉了,就知道了野三河的一个叫谭得甫的人马上就会去阎王爷那里报到。”  我马上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你爷爷好好的,不要听别人瞎说,别人是骗子,是不是骗你的钱要你消灾。我说是我的同学,他没有要我的钱,也不知道我爷爷的名字。他只是提醒我,让我爷爷这几天注意就好。  我妈妈马上打电话让爷爷注意,爷爷哈哈大笑,说,我今天就在家里阳台上晒太阳。听妈妈说,爷爷当天就在阳台上晒太阳,这一晒就睡觉了没有醒来,他脑溢血去世了。  后来我儿子问那个四川同学,是不是来过恩施州,同学说没有来过。还听说这个同学说哪里有人要死,真的就是的,不管有好远的地方,他说的都很灵。  这是我心头一个不解之谜。         共 19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